合肥庐阳区全套叫(上门)妹子服务】_合肥庐阳区百姓网

《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跨越70(年)的“强国之(音)?

  • 时间:
  • 浏览:25436

合肥庐阳区叫妹子服务大保健【十薇:85053738晗唅】有妹子服务【十薇:85053738晗唅】妹子服务找合肥庐阳区百姓网张艺谋葛优为“家乡”代言

  (新)华社北?0?3日电((记)者邹大鹏、(闫)睿、(董)宝森)10?3(日),《(新)华每(日)电讯》刊(载)题为?lt;中国(人)民(志)(愿)军战?gt;,跨?0年的“强国之音”》的报道?/p>

  “雄赳赳,(气)昂昂……?/p>

  92岁的抗美援朝老兵李振清,牙齿已经脱落所剩(无)几,但唱起这?0(年)前的“老歌”,(却)是铿锵有力(慷)慨气(概),他敲着座椅扶手打着节拍,胸前的军功(章)叮当作响,眼里溢满浑浊的泪水,(仿)佛又(回)到了当(年)跨过鸭绿江入朝作战(的)列车(上)?/p>

  没人指挥,(没)人(教)唱,列车广播里播放(着)这首《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刹那间,这旋律飞进了战士们心(里),由轻声(低)和,到齐(声)合唱,气壮山河的保家卫国,由(此)甘洒热血勇赴疆场。车厢中的他们,许多都已长眠异(乡),李(振)清也记不清他们的模(样)?/p>

  70载回(声)嘹亮。(重)唱这首诞生于抗美援朝伟大斗争(中)(的)“强国之(音)”,(凝)聚(拳)(拳)之心,穿越(有)情山水、离合悲欢,(把)人带回战火纷飞的峥嵘岁月,每(个)音符里都记载着(一)(次)次有(名)和(无)名的牺牲,讲述着一个个精忠报国的不(屈)脊梁?/p>

  歌声回荡,山河无恙。英雄无名,祖国不忘…?/p>

  (小标?新(华)社(记)者稿子里的诗与歌

  43字,70(年)?/p>

  入选中宣(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优(秀)歌?00首”(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影(响)着(整)整一代人?/p>

  多少(英)雄路,满腔报国情?/p>

  激昂的(旋)律洞(穿)(时)空,把(我)们带回(刚)成立不?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p>

  1950年,出(生)于如(今)(黑)龙江省绥化市、(刚)刚经历过解放(战)(争)的麻扶摇只有23(岁)。那(年?(月),他(跟)随部队(北)(上),来到黑龙江佳木(斯)郊(区)垦荒,(来)(不)及抖(落)身上的征尘,马上又投入到与大自然(的)战斗中去?/p>

  (然)而,英勇(的)中国人民浴血奋战而来的安宁生活,很快(被)(打)破?/p>

  1950?月,(美)国(悍)然出兵入侵(朝)鲜,(甚)(至)出动(飞)机轰炸中国(东)北边境,直接威胁到新中国的安全?/p>

  危难关头,(应)朝鲜方面请求,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果断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历(史)性决策?/p>

  刚(刚)(从)战争风云(中)走出的部(队),又一(次)面临风(起)云涌?/p>

  谁又愿意打仗呢?(但),卫国就是保家乡?/p>

  面对侵略者来犯,将士(们)群情激昂,写下请战书,再赴前(线)。麻扶(摇)就是其中一员。(作)为炮?师第26?连指导员,他还要给战士们(做)思想动员?/p>

  出征前,一(种)(情)绪在他的脑海(中)不断酝酿,挥之不去,让他辗(转)(反)侧?/p>

  一晚,在昏黄煤油灯的光影下,麻扶摇(一)气呵成,写下“出征(誓)词”—?/p>

  “雄赳赳,气昂昂?/p>

  横渡鸭绿江?/p>

  保(和)(平),卫祖国,

  就(是)保家乡?/p>

  (中)华好儿女,齐心团结(紧),

  抗美援朝,打(败)(美)(帝)野心狼。?/p>

  第二天,麻扶摇把这(首)词写在黑(板)上,给战士们(宣)(讲)。随后的团誓师大会上,他还代?连登台宣读誓词?/p>

  (会)后,团里《群力报》和师(办)《骨干报》在显著位置刊登了这首(诗)。连队的文化教(员)还谱了曲,在全连教唱?/p>

  “(我)(当)时并未(意)识到自(己)是在创作,只是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激情。”(麻)扶摇生前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p>

  后(来),麻扶摇发现,很多部队都唱着这首(歌)走上(战)场。歌词,与他所写(的)誓词就差几个字?/p>

  原来,新华(社)随军记(者)陈伯坚到麻扶摇所在部队采访时,将这首誓词写(进)战地通讯《记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几个战士的谈话》。其中,把“横渡鸭绿(江)”(改)为“跨过鸭绿江”,“中华好(儿)女”改为“(中)(国)好儿女”。文章后被刊(登)在《人民日报》一版,引(发)强烈共鸣?/p>

  著名音乐家周巍峙读后赞不绝口,很快(谱)了曲。他还接受时任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吕骥(的)建议,把“打败美帝野心狼”改为“打败美国(野)(心)狼”?/p>

  不久,署名志愿军战士词、周巍峙曲的歌曲“打败美国野(心)狼”,在《(人)民日报》和《(时)事手册》半月刊上发表?/p>

  对(于)歌(名),(周)巍峙一(直)(觉)得不够理想。这时,(他)(在)《民主青年》杂志(看)到,这首(歌)以《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战歌》为名刊(载)。周巍峙觉得“(战)歌”一(词)用得好,就将这曲名(定)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p>

  犹如火把照亮(前)(方)的(路),《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自此飘扬在朝鲜(战)场?/p>

  (可)起初,没人(知)道这首歌的词作者是谁?/p>

  1953(年),在(一)次全(国)群众歌曲评奖中,《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获得一等奖。有关部门几经周(折),找到(了)麻扶(摇)。此后,这首(歌)的词作者也由“志(愿)军战(士)”改为“麻扶摇”?/p>

  对此,麻扶摇说:“这首歌应该属于我们伟大(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伟(大)的党和伟大的民族。?/p>

  (是)啊,当(祖)国需要时,人民子弟兵总是浴(血)在最前方?/p>

  为了保家卫国,中国人民志愿(军)(先)后?90万人次赴朝作战。在两年零(九)(个)月里,志愿(军)将士(英)(勇)无(畏)、拼死(奋)战,与装备精良的敌军展开了殊死较量?/p>

  一部抗(美)援朝史,(就)是一部志(愿)军百(万)将士用生命写就的英雄史?/p>

  一生只写(一)首(歌)的(麻)扶摇,奏响了(那)个时代的最强音?/p>

  (小标?老(兵)与老歌

  “(那)时不知这歌叫啥,但(听)起来很雄伟,(很)(震)撼。”李振清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军休(所)家中接待了记者来访。他说,(这)些年,《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的旋律始终盘旋在脑海里?/p>

  李振?951年进入(朝)鲜,那时只有23(岁)。“入朝作战(的)列车上,多(是)些只有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大的不过二十五(六)岁。”(他)手里握(着)自(己)(的)老(照)片说。照片(上)的他浓眉(大)(眼)、(英)气(勃)发?/p>

  “(火)(车)跨(过)鸭绿(江),满眼(是)残垣断壁。”李振清回忆说,(那)时新中国还是(个)“(新)生的婴儿”,(侵)(略)者明目张胆地想把中国扼(杀)在(摇)篮中,他和(同)行的战士们默默握紧了(拳)头?/p>

  出生?928(年)的李振(清)从小家境贫(寒),自幼丧母、弟(弟)残疾,(是)吃百家饭、穿百家长大的?947?2月参军?/p>

  “我?948年火线入党。”(李)(振)(清)至今清晰记得当年细节。那一年,他参加辽沈战役,在黑山阻击战中,战友们与数(倍)于他们(的)敌(人)展开殊死搏斗。短短半小时,连?95(人)只?人——李振(清)(在)战斗中火(线)入党?/p>

  “打仗就是向(前)冲,没有后退(一)说。”李振清说,(只)(要)(有)战斗就难免(有)伤亡,但作为共产党员,冲锋(陷)(阵)就是选择和担当,他从没后悔过?/p>

  保家卫国、(国)(家)富强、(人)民安康——(这)是李振清的初(心)?/p>

  入(朝)作(战)后,(李)(振)清和战友在(战)场、驻地经常唱起《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p>

  “在朝鲜,不管是老(百)姓还是(当)兵的,(都)(唱)这歌。”李(振)清说,(这)首歌,雄(赳)(赳)、气(昂)昂,唱得大伙心(潮)澎湃?/p>

  不(到)1?的个头,李(振)清(透)出一股军(人)的(挺)拔,越聊精神头越足。后期,李振清在志愿军司令部(做)警(卫)工作。特殊(工)作环(境)下,他和(同)志(们)圆满(完)(成)一次又(一)次(的)任务?/p>

  一(次)警卫执勤中,李振清发现一名可疑人员。凭借(经)验与直觉,他认为(此)人(很)可能(存)在重大问(题),立即向外“使眼色”,几名战友配合(将)(此)(人)控制,第(一)(时)间上报。经查,这(名)可疑人员身上带着一支手枪,进一(步)盘查确(定)为特务(身)(份),并从他的身上(搜)出(大)量重要文(件)和装备?/p>

  不放过任何细节,(不)让任何一个敌人逃出视野。因挫败一次特务机(关)破坏我(军)的重大事故,李振清被记二等功一(次)?/p>

  “共产党员‘冲(锋)在(前),(撤)退(在)后’。”李振清说,“(你)共产党(员)先逃跑能行么??/p>

  (今)年94岁的抗美援朝老兵张自升,至(今)依然清晰记(得)入朝作战前,在动员会上第一次听到《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的)情(景)?/p>

  张自升随(部)(队)进入(朝)鲜后,随时面(临)着敌机(轰)炸?/p>

  “敌(机)来(临),附近的村庄被炸(毁),一片哭喊声,让人揪心。”张自升说,夜晚天气寒冷,(为)(了)取暖、鼓劲,大家(就)(一)起唱志愿军(战)(歌)?/p>

  在张(自)(升)看(来),军(歌)就是(一)面(旗)帜,引领着(大)家前进。“(最)苦(的)(时)候,我们(一)口炒面、一(把)雪,为了打败(侵)略者,大(家)咬牙坚持。”(他)说?/p>

  走进“林海雪原”黑龙江省牡丹江市,90多岁高龄的抗(美)援朝老兵庞(兴)海,虽已无法清(楚)记准志愿军战歌(的)一字一句,但熟悉的旋(律)总是会勾起他的回忆?/p>

  这种旋律更像是一种思念,一个旧时老友,从不远去、(温)暖陪伴。庞兴海(说):“(在)当时困苦的条件下,这(首)(歌)极大鼓舞了(士)气。?/p>

  老人一生最(珍)爱两样东西:相片集里他和战友的老照片,(挂)满军功章的老军装?/p>

  1952年,庞兴海所在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3军第67师(奔)赴朝鲜。“我们从辽宁(丹)东步行进(入)(朝)鲜,进入朝鲜(后)就夜间行(军),尽可能(避)免敌人的围追堵截和敌(机)(轰)炸。”庞兴(海)一边抚摸着(旧)军装一(边)回(忆)说?/p>

  一(路)上(艰)难险阻。(饿)了(吃)口自带的干(粮),渴了就喝(从)河(沟)里灌的河水。(无)食可吃,他们就挖野菜、摘野(果)充饥,步行十余天终于赶到朝鲜山区开始(挖)猫(耳)洞、修战壕?/p>

  1953年,(石)砚洞(北)山反击战打(得)异常激烈。炮弹一(个)接(一)个地砸入阵地,山头的岩石被炸成2(米)多(深)的坑,他所在排,四个班仅剩下两个(班)的战士,一(轮)战斗后两个班战(士)也所剩无几,右手负伤的他就用(左)手扔手(榴)弹?/p>

  “当时只有一个(信)念,誓死保住阵地。”(庞)兴海说,连(续)打退敌人两次反击后援兵到了。“你的头被炮弹碎片击中了!”(战)友(大)喊?/p>

  两天两夜后,庞兴海终于苏醒,他发现自己到(了)后方医院,两个脚跟已磨破皮,头部至今残留着无法取出的弹(片),后(被)鉴定为三等(伤)残?/p>

  “组(织)上告(诉)我可以退伍或留在后方,我毅然决定,重新回到原来的团任(连)长。”当庞兴海回到(部)(队)见到(营)教(导)员后,才知道组织已经(给)他(的)父(母)发出牺牲通知。无名高地烈士纪念碑上,已刻有庞兴(海)的(名)字。他成为(名)字刻上(烈)士纪念碑(的)“活(烈)士”?/p>

  (如)今每到(阴)(雨)天,留在庞兴海头中的弹壳残(片)便隐隐作痛。难挨的日子(里),陪伴他的还(有)《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p>

  “(战)(士)(们)已经(离)(我)而去。这点疼算什么!”庞兴海说,(无)(数)同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牺)牲在(朝)鲜(战)场,长(眠)异国他乡,我想念他(们)?/p>

  (小标?人间正道是沧?/p>

  “(我)(能)活到今天,(不)容易。?985年离休的(李)振清说。老(人)(家)中(的)陈设很简朴,床(柜)等物(件)(已)(明)显陈(旧),(但)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物品摆放得整整齐齐。墙边略微泛黄,刻录着(时)代的印记?/p>

  “几次想给他刷墙,都不让。”大儿子李万平说。“收拾那干(啥)?!”李振清抢(过)话(头)(说),装修再好,也不当饭吃。老人说,很多战友的尸骸(还)在无(名)(山)野,他们连一(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勤)俭持(家)既是(民)族(传)统,(也)是对逝去烈士的(尊)重?/p>

  如今,(他)每日早起(依)旧把(被)(子)(叠)成“豆腐块(儿)”,坚持自己洗轻便物,把旧袜(子)(洗)得洁白(如)新。这种勤俭习惯的保持,来自物资匮乏(的)战(争)前线。李振清说,(那)时,(一)条军毯、一(个)茶缸,都是祖国大后方节(缩)食(省)出来的,让战士们感到祖国和人民的温暖?/p>

  他把自己最珍爱的(茶)缸,(捐)献给(了)佳(木)斯军休(所)。记(者)看到这个茶缸(上)写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落款是:“赠给最可爱的人——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p>

  李振清思路清晰,有时候也糊涂。“但雷打不动记忆最深的,(就)是他(自)己小时候和上战(场)的事(情)。”(李)万平说?/p>

  如今,李振清和老伴刘(淑)媛相濡以沫,形影不离。当年,(他)(们)(在)朝鲜完婚。“一坐火车过(鸭)绿(江),咱(们)的火车一(广)播,大家就跟着唱起《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刘淑媛也(清)晰记得当(年)的情景?/p>

  对于(自)己(的)经(历),(李)振(清)很少主动提起。“父亲就是(告)(诉)我(们),人间正道是沧桑,教育我们每一步都要走正道。”李万平说?/p>

  (李)振清说,对一个人来说,走正道,别犯错误。对一个国家(而)(言),走正道(就)是要爱(好)和(平),但我们也不惧怕任何威胁和挑衅?/p>

  李(振)(清)给三个孩子起(名)字时,分别(用)了军、平、美(三)个(字)。他希望,祖国建立起(强)大(的)(军)(队)(不)受外(辱),祖国也珍视和平,因为有和平才(有)美好(生)活?/p>

  新中(国)一路披荆斩棘,走(过)70载沧桑岁(月),伟(大)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p>

  英雄从不(曾)被忘记,(他)们只是长(眠)在岁月(的)(长)(河)里?/p>

  “活(烈)士”庞兴海曾找到家乡的(民)政部门,要(求)(返)?60元(抚)恤(金)。(然)而,民政部门却没有(收)回(这)笔抚(恤)金?/p>

  初(秋),走进佳木斯西郊烈士(陵)园?.8万平方米内,长眠着当地868位抗美援朝牺牲(烈)(士),(其)中216位是无名烈(士)?/p>

  ?996年进行(改)造(时),我们将一些土坟,改造成现在八位一组的墓区。土(葬)(的)烈士们,很多已没有了胳(膊),有的头颅中清晰可见弹壳。”佳(木)斯革(命)烈(士)纪念馆馆长赵晓航说?/p>

  抗美(援)朝时(期),佳木斯市成(立)(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行)动委员(会)”。(根)据统一(安)排,迁来佳木(斯)(的)(有)(纺)织(厂)等14家工业企业和医疗单位。佳木斯市组织各(方)面力(量),千方百计予(以)妥善安置,(使)之迅(速)恢复生产(或)工作?/p>

  70年前,为了(保)家卫国,20万人献出生命。在祖国和亲人(的)心里,他们从未远去。(佳)木斯烈士陵园内,和平鸽(不)时(从)12面英(烈)(名)录(墙)(上)空飞(过),(守)护着为国捐躯(的)“最可爱的人”?/p>

  陵(园)外,“气壮山(河),光照千(秋)”(八)个大字熠熠(生)(辉)?(完?

【编(辑?苑菁(菁)?

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