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坻方家庄服务找美女特殊哪里有妹子一晚上】_宝坻方家庄百姓网

首页

四川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例

《梁 (书)》:中(古)史书(少)见之(佳)(作?

    时间? 2020-10-31 11:52:37 作者:admin 浏览量:22295

宝坻方家庄叫美女服务【十V:36376696敏儿】全天有美女服务【十V:36376696敏儿】美女服务十五分钟内一定能送到宝坻方家庄百姓网美国佛罗里达州宣布解封引发医学人士担忧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深圳研究院落户深圳福田

  

  《梁 书》:(中)古史书少见之佳(作?/strong>

  《梁书》是中华书局新推出的点校本“(二)十四史”修订本的第十(种)。全?6卷,本纪6卷、列?0卷,篇幅(不)大,记载了南北朝时期(南)朝(政)权(的)第三个朝(代)——梁?6年的历史?/p>

  (梁)朝的建立者萧衍,后世称梁(武)帝,(本)是南齐宗室成员,于齐(末)政(局)(混)乱中举兵夺取政权,通过(禅)代称帝,国(号)(梁)?/p>

  梁前期与北魏政权南北对(峙),北魏分(裂)成东魏、西魏后,形成鼎足三分(局)(面),被称(为)“后三国时代”。等北齐和(北)周分别取代东魏(和)西魏,已届梁(朝)(末)年。东魏降(将)侯(景)叛乱,(对)(梁)朝造成巨(大)破坏,疆(土)(丧)失大半。侯景之(乱)平定以后,梁朝统治摇(摇)欲坠,被武(将)陈霸(先)(夺)取(政)权建立陈(朝),梁朝灭亡?/p>

  梁武帝在?8年,以恭俭勤政(著)称,喜好文学与玄谈,敦崇儒学,信(奉)佛、道二教,按照(传)统理想中的圣君标准制礼作乐,致(力)于(文)化建设。在(他)的统治下,梁王朝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在学术(思)(想)文化方面成就卓著,史称“(自)江左以来,(年)踰二(百),文(物)之盛,独美于(兹)?《(南)史》(卷)(七)《梁本纪?,涌现出《(昭)明文选》《文心雕龙》《诗品》等佳(作),(被)(认)为(是)中(国)文化历史上最辉煌、最富有创造力的朝代之一?/p>

  《梁书》由姚(察)、姚(思)廉(父)子(相)继编撰而成。一般认为(始)于陈太建末(年)(?81?,至唐(贞)观十?636?完成,前后历?0多年。如果(从)梁(末)姚察参与国史撰(写)算(起),通计?0多年,中(间)历(经)梁、陈、隋、唐四代更替?/p>

  (在)南北朝诸史中,《梁书》的修撰质量(颇)受好评。姚察先后在梁、(陈)二(代)为(官),除掌握许多一手资料外,也有机(会)接(触)到皇室所藏的史书()案,因此书(中)对(萧)梁一代的制度、行政和朝廷人事,记述颇为准确。他学养深厚,是《(汉)书》(名)家,(于)史学有(深)湛的认识,(又)以(文)才著称。姚思廉家学渊源,父子两世纂辑之功,(梁)、陈二史在(唐)代(即)颇负盛名?/p>

  清代四库馆臣(称)(赞)《梁书》“持论多平允,排整次第,尤(具)汉晋以来相传之史法”。清代史(学)家赵翼认(为)《梁书》文笔精练(明)达,叙(事)简严完善,“(行)文则自(出)炉(锤),直欲远追班(马)?《(廿)二(史)札记》卷?,“足称良(史)”。《梁书》叙事状物及传末论赞多用散文,在六朝崇尚骈俪的风气中特(立)独行。近(代)桐城文学大家吴汝纶(认)为“《梁书》似胜于宋、(齐)二史”。常为(读)史者所称道的如《曹景宗传》载其(大)段牢骚之语,《韦叡传》记合肥(之)战、邵(阳)之战,《康绚传》记淮堰之作,《羊侃传》记台城之(守),语言丰富(活)泼,细节生动如(画),是中古史(书)中少见的佳作?/p>

  在古人(观)念中,南北朝并非盛世,(相)关诸史不大(为)人重视。但从知识信(息)(传)播媒(介)的角度,纵观现当代历史学发展,中古史研究(领)域名家辈?如陈寅恪、(唐)长(孺)、周一良、严耕望、(田)余庆(等?,当代中(青)年学者成绩也很突出,在(读)书界形(成)普遍(持)久的辐(射)效应,(所)以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史书,近30(年)(较)受读者关(注)和(欢)(迎)?/p>

  上世纪由(山)东大(学)历史系卢振华教授点校的《梁书》,(是)古籍整理中(的)上乘之作。点校本(广)(泛)使用百(衲)(本),(南)、北监本,汲古阁本、(武)英(殿)本和(金)陵书局(本),(参)校《(南)史》《册府元龟》《(资)治(通)鉴》等(典)籍,(参)考(张)元济、张森(楷)两种《梁书校勘记》,(吸)收了钱大(昕)《廿二(史)(考)异》(等)(清)(代)以来学者的校勘(成)果,在标点、分段、校勘订(误)等(方)面有不少创见,受到学界广泛好(评)?/p>

  (以)前在华东师大古籍所读书时,常(听)严佐之师称(引)余嘉锡先(生)《四库提要辨证》序录中的一段话,作(为)(学)者(虚)怀恕己之箴言:“然而纪氏之为《提要》也难,而余(之)(为)《(辨)证》(也)易,何者?……纪氏于其所未读,(不)(能)置之不(言),而余则惟吾之所趋避。譬之射然,纪氏控弦引满,(下)云中之飞鸟,余则树之鹄而(后)放矢耳。易地(以)(处),(纪)(氏)必(优)于作《(辨)证》,而余之不能为《提(要)》决也。?/p>

  最近写(修)订前言重读这段话,我深有(所)感,真可谓对(治)学甘苦有深切体味的见(道)之言!在(修)订过(程)中,每当我因疲倦而心生怠惰之意时,都不禁想(起)卢先(生)因(摔)伤致残,仍长(期)卧(于)病榻上(校)点《梁(书)》与《(南)史》的(坚)持。前(辈)学者学问广(博)(深)(邃),毕生勤奋读书,心思(单)纯,意(志)坚定,淡泊名利,高尚境界令人(钦)佩不已?/p>

  《梁书》修订,着眼于点校本存(在)的问题和不足。修(订)之初(基)本“重复”(了)卢先生所(做)的工作,(对)原先使用的版本、参校(的)(史)(书)、参考的研究论著,皆一一覆核比对考校。此次修订,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是校勘方式的变(化)。当初推出“二(十)四史”点校本时,(有)普及(性)(的)考虑,校勘方面有简化处(理)倾向;文本方面也有推(出)“定本”的考量,包(括)《(梁)书》在内的许(多)史书在点(校)中“不设底本、择(善)而从”,故文字(改)动的(尺)(度)比较大。实(际)上,“择善而从”是一个很主观(的)(判)断,我(们)理解的“(善)”不一定是(真)正意义的“善”,看似文字有(问)题、读(不)通的地方,可能(是)后人对史书语言(了)解(不)够所致。再加上过去铅字排版(技)术的限(制),(许)多古字、异体字被统改为(通)(用)字。这样一来,古籍(中)原先包含的丰富信息就因简化而消失了?/p>

  《梁书》(修)(订)本以百衲本作底本,采取比较审慎的态(度),改字尺度(较)小,尽可能多地保留一些古书早期面貌,这(对)学(术)研究是有益处的。如卷(二)九《邵陵王纶传》,“全由(饩)馈悬绝”(句)。因“(绝)”字字(形)较为特殊,(原)点校(本)根据张元济《梁书校(勘)(记)》,引(用)《汉(书)》颜师古注,兜了一个大圈子,认为是“(绝)”(的)讹(字)。那(个)字实际上没有问题,见(于)宋人夏竦的《古文四(声)韵》卷(五),是“(绝)”的异(体)字。修(订)本保留这个字(形),可以说提供了(一)(个)鲜活的文字资料?/p>

  第二(是)参校文献(的)扩充。与点校本(相)(比),修订本在参(校)版本的广(度)与深度上都有拓展。《(梁)书》现在存世的最(早)版本,是原北平图书馆旧藏宋大(字)本,即百衲本(的)底本,(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这(个)(残)宋本非常宝贵,我们据其(缩)微胶片(进)行通校,景蜀慧师亲至(台)北故宫(博)物(院)借阅原书作了比对核(校)。修订中还使用了6种三朝本,与百衲本配补部(分)(比)勘,(发)现若干处明显的(误)改,弥(补)了百衲本(因)(描)润(校)改有失(古)(本)原貌的不(足),解决了(一)些疑难问题。我们还参(考)了清人李慈(铭)批校的南监(本)、清人叶(万)等(批)校的汲古阁(本)、傅增湘校章钰题(款)(的)武英(殿)本(以)及日本(据)南(监)本覆刻的荻生(徂)徕句读本,其(中)一些校语(学)术价(值)很高,(对)修订(大)有裨(益)?/p>

  第(三)是点(校)错(误)的修(订)。(根)据修订工作总则(和)工作程序,我们参(考)(了)《梁书》点校(本)问世?0年来学术(界)发表的相(关)(论)(著),对点校本中的错(讹)进行纠(正),(统)(一)体例,作了适当的修订和完(善)?/p>

  (作(者)系暨南大学古籍研究(所)教授、点校(本)《梁书》修订负责人)

  (赵)灿?div class="adEditor">

【编?(朱)延静?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av߿